55 (1/3)

ͶƱƼ ǩ Է

һס,www.pswxs.com,ת򳩶,ȱʧ,Ķ鼫,˳ת򳩶ģʽ

    呆了许久, 吃的都是些清淡物, 不免想念起往日的各花样

    这二人商谈好,遂又往凡人界去

    天宗里渡老无缘面见上神失望之下继, 伏魔大典就结, 万音门夹尾巴灰溜溜的走了, 寒刀阁也没有耽,其他各家小门派的弟子们也都跟着己的师长离开,回宗门

    外人走了, 家便该关起门来理事情

    宁宗主站在大殿上方的椅座前,眼眶发红, 虎目圆睁,极恨极之下指着西有翠的手都发着颤,手心儿里也满冷汗

    西有翠自知在难, 时也镇定了,仰了仰头无惧道:“你不必如看我,我不过是动了下传送阵宁杳落到了盛国晖州已, 真动手她的是姜缀玉,后面也是她自己太过无用没有本, 沦落至几个凡人逼到绝经脉亡的地。

    她丝不自己有错,甚至脸上还带几分狂的意,就差拍着手大“得好了

    宁夫人气得嘴打颤,宁楹也握紧了手的陵光剑

    西有翠跪坐在地上,蓝白渐变的裙摆正像大门外的片天,她的脸也是白的,苍白得像云样,但眼神却暗阴阴的,同寒涧深渊

    “但凡她己有点儿为本事,又是另一结局了,谁叫她就废物?在水雾秘的深崖之底,我天过得不比她艰难,照样还好好儿的上来了宁杳一样的,依我看死了对她来还种解脱呢。

    她恶劣的气刺得在场的人皆怒火大涨

    “了!封玦重重一声斥下,他紧攥着拳头,看向她,西有翠,你知不知道己在说什么?

    封玦抿着发白发干的双唇,面沉如水,他想了很久,他在想记忆里温柔良和,善解人意的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又会为么可以平静着他出满嘴谎话,甚至于和人联和对同门下手

    直到她提到水雾,他才恍然,是因为困深崖的七年。这七年彻头彻尾的改变了她

    她从秘回来,曾起在那里吃过的苦,受过的伤,即便只有数,他也能感受得到她在深崖之下的艰难困苦与绝望,所以他万分怜惜也心愧疚

    但是…

    “你不是忘了,封玦漆黑墨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,“当年我会在水雾遇藤的围堵,是因为你和几个师弟师不小心摘了藤上的果子,才致了那场祸事

    西有翠他的光看得一颤,下意识别过头去

    “没有谁欠你的,谁也不欠你,尤其杳杳。他说道

    西有翠心头一颤,内心的阴暗与迁摊开在日光下,曝露开来,她不出话,着的脖子一松,垂落了下头

    封玦冲上首重重叩头不起自请责罚

    西有翠架着拖出去之前,深深地看了他眼,又望上头的天

    结束了,终究还是结束了

    …

    天宗乃至于整仙界与宁杳再没有么相干,她与扶琂停在吴国边的处城池,找了干净整洁的小酒楼用饭

    酒楼里的说书先生拍惊堂木,起里王后的离失,引得满堂惊呼,派热闹

    宁杳在跑堂小二的惊目光下点了桌子的菜,鸡鱼肉样不少,吃的津津有味,扶琂了酒坐在面,支头笑看着她

    他两人悠闲自在的很,但与此同时的妖魔二界却不大安宁

    玉淩在吴国王千里春所伤

δ꣬һҳĶ

½Ŀ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