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6 部分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psw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说道:“夫子,我是否也可换琴?”

    底下又是一阵窃窃私语,连那几个贵妇人也都面露不屑,想要赢,不惜用这样的手段,现下发现不成功,就也吵嚷着要换琴了。

    郑芙的脸上带了些红晕,仿佛受了委屈一般:“妹妹若是如此,姐姐自然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郑沅轻笑一声:“我不是问你,我是问夫子,你当然没什么话可说?”

    说罢,不理会郑芙的吃惊,只看向夫子:“夫子,学生想请您试试这琴。”

    夫子疑惑着走到琴边,轻轻弹奏一曲,听起来并没什么,但她从前是艺伎,琴艺高超,细细一听自然能明白过来,这琴也被人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她冷静了看了眼郑沅,问道:“你也带了自己的琴?”

    郑沅摇摇头:“我的琴太过名贵,若是拿出来,有作弊的嫌疑。不过,赛前我托了周依秀去掌院家中,取了一把普通的琴,现下看来,应该是到了。”

    场上鸦雀无声,今日可真是有意思,做姐姐的防着妹妹,做妹妹的防着姐姐,一时间倒不知谁对谁错了。

    江筠蓉走进来,行了礼说道:“祖父,刚刚周家姐姐确实是相托,我原本不想多事,但想着郑沅一向招人非议,不若帮一帮,便取了最普通的那把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掌院沉吟片刻,对夫子说道:“你且去检视那琴。”

    又对评审席上靠着的谢玄说道:“谢玄,今日这事,恐要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谢玄这才睁开眼,淡淡的扫了扫场上的情况,轻笑一声:“掌院大人相托,我自然会查,更何况今日损毁了书院不少好琴,是得好生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郑沅瞧了瞧郑芙,见她微不可见的抖了抖,立时又恢复正常。心中不免有一丝失望,郑芙啊郑芙,次次都让你逃脱,这次,你又寻了哪一位出来做你的替罪羊?

    郑沅得了琴,只轻轻划了两下,便开始奏了,这次奏的,是一曲《忆故人》,也不知是故意而为之,还是无心,曲子里的忆古伤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其实她从前弹奏悲伤的曲目,并不怎么会弹这一曲,可今日,不止是为了曲中的婉转波折,更是为了弹给自己听。仿佛从这曲子里,能听到娘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时候跪过祠堂,盯着娘亲的牌位看了许久,晚上就会弹那么一曲,弹来弹去,弹得心口发疼,弹得绝望不能自抑。

    等一曲终了,郑沅眼中的水光还没有结束,只昂头努力瞪大眼,等着眼中的水汽散去。

    周依秀亦是眼眶红红,抓住江筠蓉的手,呜咽道:“她一定是想起她娘了……我虽然有娘,但我爹老是不在,不知怎么听了她的曲子,就想起我爹……”

    立时有人赞同的点头:“我想到我祖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郑芙呆呆的坐着,心中全是茫然,完了,全完了,哪怕她烘托了这样久,也全都无用了,她可以肯定,不论她弹哪一首拿手的曲子,全都不是郑沅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恨郑沅,什么时候竟然这样厉害,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赢了她……那她做这些,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郑沅站起来,冷冷的看着郑芙说道:“大姐姐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郑芙伸手拨弄手指,心虚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手疼……”

    郑沅讥讽的看着她:“手疼?刚刚被琴弦所伤?”

    郑芙低着头红着脸,之前造势之时,说了无碍,这会儿再说手疼,与临阵脱逃何异。可是若是弹,也着实丢脸啊,用自己用惯的琴,还比不过郑沅拿一把陌生的琴之分毫。

    郑沅似不介意:“无妨,你歇着吧,等会儿谢小郎君定会查出凶手,让我们知道,是何人设计陷害,将你的手伤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越说,场上的人越盯着郑芙的手瞧,郑芙的脸就越红。

    夫子招招手,也算是给郑芙解了围:“郑沅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郑沅上前行了礼。

    夫子温和的问道:“这首曲子,你学了很久吧?”

    郑沅沉默片刻才答:“算不上很久,其实从前我弹曲子,无人帮我纠音,好多曲子听夫子教学的时候,才知我从前是弹错的。但这一曲,我学得很快,每逢做错了事情罚跪祠堂之后,都会弹这样一曲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只大家都明白后半段。郡王妃眼神更是不屑,家丑不晓得遮掩,还这样大喇喇说出来,仿佛小赵氏对她有多么不好一样。

    夫子却是开怀道:“你母亲的琴艺颇佳,那时我不过是王府艺伎,得了你母亲的指点,进益却是颇深。原以为你母亲……咳咳,后继无人,如今看来,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!”

    郑沅面容感动,夫子是个洒脱的,从不介意将作为王府艺伎的往事提起,如今说到娘亲也是满满的尊重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眼神微闪:“我娘她……琴艺很好么?”

    夫子微微一愣:“你不知道么?你娘当年从悦城来到洛城……是名满整个洛城啊,我从不曾见过像她那样明艳照人之人,人人都说她巾帼不让须眉,武艺高超,便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