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 部分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psw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但凡一点错处,小赵氏都要罚她来跪。口口声声说的是,要她在她生母跟前忏悔。

    她从前不懂,后来才晓得,哪里是要她忏悔,分明是要生母在天上看着她的日子,过得是何等的辛苦。

    但她也不明白,母亲早就过世了,小赵氏是母亲过世后才嫁过来的,为什么对母亲,会有那样大的恨意。

    郑沅缓缓走到灵牌之前,认真的看了看祖父的牌位,又认真的看了看娘亲的牌位。这些东西,前世她也端详了很久,娘亲的牌位,平时都无人打理,但父亲一归家,就会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不知是小赵氏做样子,还是父亲记挂娘亲。

    郑沅的看着看着,眼泪就当真涌了出来。渐渐的从低泣变成了大哭,只这大哭,也压抑着声音,怕惊动了旁人。

    她原是想要来吸引祖母的注意,可这会儿却是真心实意的哭泣。

    她趴在蒲团上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边打着哭嗝边问:“祖父,您为什么要走得那样早?若您还在,家里也不会是这样。还有娘亲,您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人?让我留在这里,仰人鼻息过日子?您看得到女儿所受的苦么?干脆将女儿带走,带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心中着实悲凉,前世熬了那样久,为什么要她重生,要她接着熬?到底是祖父看将军府的落败心有不忍,让她回来扭转乾坤,还是娘亲觉得她本该是尊贵的嫡女,不能活成蝼蚁一般?

    可单凭她一己之力,真的能改变前世的种种吗?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郑沅略略清醒过来,抹了眼泪往外看。寂静无声,连风都没有一丝,祖母是没来过,还是来了也无动于衷?

    她很是失望,祖母这条路,走不通啊。

    她慢慢站起来,擦了泪将祠堂略作清理,这才慢吞吞回了院子。看样子还是得从父亲那里着手,可是父亲过完年,便又要启程去悦城了。

    ☆、第 9 章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郑伟槐去了江掌院府中。翰林掌院江家,是清流勋贵,洛城鼎鼎有名的洛城书院,历代都由江家来安顿。

    江掌院为人最大的优点,就是刻板,刻板于别人来说不是优点,但江家一门,却将刻板二字发挥到了极致。譬如这洛城书院,能入学的公子贵女,皆是既富又贵,且还需文采非凡。当然,也有例外的,若有一门学科优异,便也能破格录取。

    此刻江掌院摸着胡须眯着眼:“你的意思,是说郑沅身无长物,你却想让她入学院?”

    郑伟槐小心翼翼拱手:“还望老师成全。”

    江掌院哈哈一笑:“洛城书院,便是皇上下旨,我也不会听从的,伟槐,你觉得我会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孩入院吗?”

    郑伟槐犹豫片刻,问道:“老师,沅儿她刺绣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学院并不考究刺绣,琴棋书画,马术武学,诗歌鉴赏,若有一样她能拿得出手的——伟槐,洛城女儿家自幼学习,别说样样精通,便是一样也可。”

    郑伟槐的脸红到脖子根,母亲爱琴,幼时郑沅跟着母亲,琴艺画技皆是不差,甚至还能跳一段舞,背几首诗。但如今恐怕,全都不会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叹了声:“老师,这孩子已然是被我那愚蠢的继室给毁了,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啊。”

    江掌院沉吟许久,到底是不忍心拒绝他:“这样吧,过几日你带她来书院,我考考她,若是合适,便且先入院再论……”

    郑伟槐大喜过望,忙不迭站起来作揖:“多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江掌院只摆手道:“你别高兴得太早,听你那样说,我觉得可能性不大。倒是我手中有些学生,都是不错,你可以请回去给你女儿做西席。”

    郑伟槐沉了脸,虽则小赵氏说得委屈,他总不能再信任小赵氏了。可是信任谁呢?大嫂倒是个合适的,但大嫂主理中馈,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务太多,他总不能为了沅儿单独去求大嫂吧。

    若是不行,干脆让沅儿跟着婉儿一起得了,反正大嫂一个也是教养,两个也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郑沅得知父亲要带她去洛城书院之时,着实是大吃一惊。这洛城书院是需得考试的,女孩儿年满十岁就可以参加考试,考试通过便能入学。郑芙与大房的郑婉,便都通过了考试入了学,而她当时生了病错过了,考都不曾考。

    这样严苛的考试,代表的则是身份学识,郑芙便是因为考上了洛城书院,一跃成了贵女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而且书院还有一个特殊的规定,哪怕你能入学考试,每两年升班的考试,若考不过,也是要被刷下来的。这升班考试,比入学考试要难得多。

    入学考试尚能只考单科,可升班考试,需得八之选五,五门通过了,才能升学。为了这五门通过的考试,多少公子贵女在家勤学苦练——洛城书院的含金量不低,将来婚嫁事上也是大大的加分。

    她郑沅一向是什么都不会,父亲怎么会想要带她去书院?走后门基本上事不可能的,难道父亲以为她有本事扭转乾坤不成?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她便来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