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感情纠葛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psw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唐珷仍是一片白纸,不沾半点尘俗之气的岁月里,陪着他慢慢成长。

    唐珷与纪华琅,一个闹、一个静,明明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性格,却相处得无比融洽。

    曾经他们也在童言无忌的年华里,相互许诺,等到双方成年立刻结亲。

    但是一切,都在历经那场凶残的夺嫡之争后起了剧变。

    唐琛的日子过得何其艰难,乃至于影响终身幸福的婚姻大事,都无法凭自己的喜好决定,而需以利弊权衡为主要考量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他只顾享受,却没有尽到半分作为皇子该尽的义务,实在有愧于处处维护自己的兄长。

    于是,封王开府前唐珷便主动请旨,欲到地理位置偏远,但极具战略意义的燕地驻守。

    过去在燕地坐镇的地方官,眼看天高皇帝远,无心治理,竟放任生活艰困的乡民以打劫维生,彻底败坏了此地的治安。

    因此,唐珷此番前去的目的,便是让一座早已烂到骨子里,并逐渐迈入腐朽消亡的城镇,重现旧日的辉煌与生机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不仅耗时良久,而且开头难免有碰壁,或者感到失意的时候,绝非养尊处优的官家小姐所能忍受的。

    即使能忍,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,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陪自己吃苦。

    唐珷从没后悔,做出与纪华琅分手的决定。但并不表示,他能完全放下往日彼此间那么深刻的感情。

    眼下,他和纪华琅都不再年幼。倘若再不疯狂一回,只怕等到自己下次奉旨入京时,她已嫁作他人妇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唐珷终于下定决心,势要将她挽回。

    而此时,纪华琅刚听完翠萍的禀告。低垂的眸子顿时阴暗一片,似有万般惆怅意,在眼底发酵成泪滴。

    “他果然还是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虽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仍略有哽咽,“原来得不到的人事物,即使兜兜转转几个圈,终究还是得不到。”

    翠萍见状,赶忙出声安慰道:“小姐莫哭,那样的男人不值得您为他落泪。”

    说一说,她又觉得实在呕气,没忍住埋怨道:“这燕王待在外地好端端的,何必非得回来招惹小姐!”

    “不好,翠萍你不懂……”纪华琅死命地摇着头,“这段时间,我过得一点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得对,是我变了,可却没人愿意告诉我,从前的纪华琅该是什么样子……”话落,她便掩面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千万别这么糟蹋自己。”翠萍慌忙劝解道:“您在奴婢心里边,一直是最美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然而,翠萍这番推心置腹的真言,却没能有效止住纪华琅落个不停的泪水。她仍旧在哭,病瘦的身子从椅上滑下去,倒在了炕边。

    翠萍忙不迭想去扶,自家日渐虚弱的小姐。未曾想,婢女翠荷适时地走了进来,打破一室哀戚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您快打开窗子看外面!”

    纪华琅闻言,连头也未抬,依然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。

    翠荷只得扬高语调,好让话语一字不漏地传进她耳里:“燕王爷在侯府门前,摆了满地的鲜花,说要向小姐表白呢!”

    纪华琅怔忡许久,才从嘴角溢出一声惊呼,“你说的可是真话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翠荷毫无停顿地说道:“奴婢即使向天借胆,也断然不敢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啊。”

    纪华琅眸光忽闪,显然没有料想到,唐珷会为自己做出这般举动,连说出口的话儿都是结巴的,“他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翠荷见她犹豫不决的样子,暗暗着急,不由上前劝说道:“王爷说,虽然你们双方都改变不少,甚至可能已经找不回当初相恋的感觉,但他依然深爱着您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纪华琅忽然紧紧捂住耳朵,近乎崩溃地尖叫道: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求你,别再说了……”说到最后,所有的字句皆化为一阵呜咽,令听者心碎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纪华琅才用苍白瘦弱的手指,撑着墙面,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。“我乏了,翠萍,扶我到榻上歇歇吧。”

    这回,翠荷不敢再多劝,仅是怯怯地问道:“王爷那边……该怎么答覆?”

    纪华琅脚步微顿,迷离的视线扫向窗外,怔怔地回道:“只告诉他,我爱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,位在皇宫里的蒋琬琰,对于唐珷和纪华琅间的感情纠葛,非但丝毫不知情,更全然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只因为此时的她,也正忙于处理自身的感情问题。

    换作之前,蒋琬琰估计怎么都想像不到,自己居然敢将业朝国内权势滔天,说一不二的帝王拒于门外。可她现在不仅这么做了,还打算让唐琛吹上一整夜的冷风。

    世间真是无奇不有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上一章的评论好凶,确认过眼神,都是我惹不起的人(假的)。我又皮了,猜猜看陛下怎么招惹到咱们皇后娘娘了?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