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愿赌服输(捉虫)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psw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想要什么,蒋琬琰还真没想过。

    她早已打算好,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,都直接认输。毕竟出门在外,哪里能不给自己丈夫留点脸面?

    没想到,他居然这般较真。

    唐琛见她面有难色,只当是做不了决定,便体贴道:“不急,你慢点儿想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,着手开始作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绘画能够驱杂念,养心性。

    蒋琬琰起初翻涌的心绪,皆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渐平和。

    周围静得仿佛只剩下微风拂过水面,所溅起的浪涛声,杂揉着唐琛沉稳的呼吸,祛散了她内心所有的焦虑。

    蒋琬琰执笔,一勾一撇的刻画出眼前风景。

    相比起花鸟画看重生机,山水的描绘更为侧重豪放的气象。运笔最好如高山坠石,遒劲有力。

    然而,她却反其道而行,巧妙地利用浓淡相间的墨水,将湖水的柔情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蒋琬琰刚画到一半,唐琛已经全部完成并搁下笔。

    他手托着头,好整以暇地看着她,目光深邃的像要把她整个人刻进脑海里。

    良久过去,蒋琬琰才从画布后方探出半张脸蛋。两只眼睛忽闪着,每一顾盼总是撩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?”唐琛问。

    蒋琬琰略一颔首,便示意夏青将画架调转过来,供众人观赏。

    她的底子算不上厚实,但却胜在气韵生动。

    唐琛多觑了几眼,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欣赏,只差没把夸赞的话挂在嘴边罢。

    而憋闷许久的唐珷,恰好在此时发挥了他厉害的嘴上功夫。

    “瞧瞧这构图,这笔力,这色彩......皇嫂简直是神仙作画,与那些负有盛名的山水大师相比,也丝毫不逊于色!”

    他这番溢美的说辞,倒夸得蒋琬琰有些羞赧,只得陪着笑。

    唐琛见状,两道剑眉不自觉皱起,“够了,打住吧。”

    唐珷乍然没想明白,自己不过是张嘴夸皇嫂几句,怎的竟还犯了他的忌讳?

    直到看见,唐琛侧身挡在那娇小玲珑的人儿面前,硬生生隔开两人的视线,适才领悟过来。

    哦,敢情还不许妻子对别的男人笑呢。

    蒋琬琰又笑道:“别光顾着说臣妾,也让咱们瞧瞧陛下的作品吧。”

    唐琛勾唇哂笑,刻意把揭开画布的动作放得又缓又慢,卖弄着玄虚。

    蒋琬琰也曾想像过,他笔下的世界该是什么模样,是繁华,或是清简。

    但当那幅画面真正映入眼眸时,她仍旧忍不住怔忡了片刻。

    他的画中丝毫不见任何山水,有的只是正低着头,垂着眼,专注于当前画作上的蒋琬琰一人。

    清风把她盘的髻吹得有些凌乱,其中几缕细发垂落到额前,不那么规整,反而更显出妩媚来。

    而唐琛不知是有心,抑或无意,竟在收尾时增添了一笔。于是,蒋琬琰的眼周便平白多了枚小巧精致的花钿。

    艳红的嘴唇,与眼尾的印花相映成彰,顿时将她衬托得像个桃花精般,娇媚明秀。

    蒋琬琰把帕子攥在手里,反覆地绞啊绞的,直绞成了咸菜样儿才松手,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她一开口,众人皆抬眼看去,满心期待着接下来的话儿。未曾想,蒋琬琰却是张了张嘴道:“陛下这是跑题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琛怔了一怔,复又轻轻笑起来,“嗯,所以这场比试是朕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坦然服输,仿佛压根儿没把先前说好的赌注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或者说,唐琛从头到尾盘算的就不是赢,而是怎么输给她。

    蒋琬琰不禁心头微暖。

    然而,任凭她左思右想,也没有想出什么非要不可的东西。乌黑的眼仁滴溜溜地一转,索性笑道:“那陛下便把这幅画像送给臣妾,当作奖赏吧?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唐琛抿了抿唇道。

    蒋琬琰接过画像上下打量,只觉似乎少了点儿什么,遂又耍赖道:“罢了,陛下为臣妾另画一幅吧。”

    唐琛虽不知,蒋琬琰为何突然改变心意,却仍顺着她道:“都随你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蒋琬琰便倾身挪近他,好让手里举着的小小铜镜,能够映照出两人紧挨着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把陛下和臣妾画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唐琛初登大宝时,倒也曾令宫廷画师绘制帝后的画像,供在庙堂中。但双方当时的关系,总归不如现今融洽,许多事情都是走个过场,并未上心。

    趁着这回,她主动提起,唐琛也准备好生弥补弥补,便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蒋琬琰最终如愿捧着御笔亲绘的双人画像回到凤仪宫,并着人挂在寝室的墙面。

    当日夜里,她手托香腮盯着那幅画看了良久,几乎要把它望出一个洞。

    乍见时,只觉唐琛的技法潇洒,笔姿飘逸,与自己温柔婉约的画派相去甚远。但仔细去瞧,又能发觉两人对于细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