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作画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psw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“霍容辞?”

    虽说早在先前便有风声传出,但唐琛仍旧免不了片刻的震惊。

    霍氏身居太子之位,一言一行皆对朝堂影响甚巨。极难想到,这样的他竟会只身犯险。

    实在是不按牌理出牌。

    唐琛沉吟半晌,忽而轻笑起来。“他想进城,可以,君臣之礼不可废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汜清愣愣地仰起头,就见帝王俊俏的面庞染上一抹寒霜,声音冰冷至极。“当面给朕嗑个头,他来不来?”

    眼看张汜清呆杵在原地,动都不动,唐琛不禁疑问出声:“嗯?”

    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居然在陛下的注视下走了神,连忙跪地答道:“霍太子说,陛下这几日忙于为武举奔波,不适合叨扰。改天再捎上见面礼,正式前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他若真觉得叨扰,又怎会拣在这个当口上京?

    唐琛轻哼,懒得扯破那人伪善的嘴脸,只道:“拨一队人马,好生保护霍太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几乎一字一顿,把每个字眼儿都咬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。”

    话落,张汜清抬起手,抹了一把额上淋漓的汗水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近身服侍陛下这么多年,他偶尔还是会被这副气势给震慑得木然愕住。

    唐琛并不经常着正装,今日难得明黄锦袍加身,便尤为扎眼。整个人都仿佛浸染在光芒中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张汜清低垂着头,悄声退下。

    直到这会,刚才一直忍着没出声的唐珷,方开口说道:“天地间的事物皆是盛极必衰,剥极必复。东宛国积弱已久,霍太子是个有心的,必然会设法振兴家国。”

    唐琛早已习惯他这个胞弟,以散漫的模样来伪装自己。因此,乍一听见他对局势的分析,倒也没表露出任何意外之情。

    若论揣着明白装糊涂,唐珷只怕是世间数一数二的。

    他说得固然可取。

    然而,东宛地处偏僻,大片大片的荒草覆盖了全国境内,不利农作生长。

    任凭霍容辞胸怀治国方略,没费个十年八年,也难以发展起来。更别谈,要赶超物产丰饶的大业了。

    唐琛对此不甚在意,只道:“走吧,回宫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唐珷将京城近日里发生过的的趣闻,全拿出来说了个遍,唯独没有提及自己的私事。

    若是换作旁人,定然会识趣地闭上嘴。可唐琛不仅要问,还要往他的痛处直捣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趟从燕地回来后,见过纪华琅了么?”

    唐珷少见地沉寂下来,半天才从齿缝中勉强挤出两字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语气一顿,他立马又扬起声来嚷嚷道:“平阳侯那老头,自个儿脾气臭就罢了,连带着唯一的独女也被他教得这般执拗,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唐琛听后,仅是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倘若男人光是听见一个女人的姓名,就能有这般反应。那么名字的主人,必然是他心心念念不肯舍的对象。

    唐珷只当作他是在取笑自己,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“罢了吧,别老说我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随后,唐珷就把话锋一转,迅速地指向别处。 “皇兄猜猜,那日臣弟在旧城街见着了谁?”

    不待唐琛回覆,他便自问自答道:“蒋家的二公子,蒋兆洲。”

    蒋兆洲在家中行二,是蒋琬琰一母同胞的嫡兄。

    唐琛瞧过几回,长得挺俊。淡淡的络腮胡衬托得五官更为硬朗,尽显男儿本色,只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话又说回来,这蒋府满门皆是些糙汉,究竟如何生养出像皇嫂这般柔弱的女子?”唐珷存疑已久,终是忍不住问出口。

    闻言,唐琛稍有犹豫。

    他其实并不乐意把蒋琬琰的家事拿来说嘴。因此,即使对方是他最为信任的亲人,也有些避重就轻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皇后的娘亲蒋孟氏去的极早。蒋骁平时随便惯了,担心自己对女儿照顾不周全,特意请来亡妻的姐姐,也就是皇后的姨母手把手教养。”

    “孟氏?”

    唐珷细细回想,不多时,就拼凑出片段的印象,“是宁安侯夫人孟静如?传言被外室侵门踏户,逼回娘家,处境挺惨的那位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唐琛随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目光冷戾。“不该说的话,就憋紧了。”

    唐珷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赶忙改口说道:“孟夫人琴棋书画,样样皆精。传说当年,她所作的画甚至一纸值千金,不知多少人向往呢。”

    眼见唐琛的面色正逐渐缓和,不再那般难看,他才暗暗松了口气:“皇嫂师承孟夫人,丹青水平应是相当地高?”

    唐琛未经思索便道:“尚可。”

    他不禁啧啧两声:“皇兄您这样是讨不了小姑娘欢心的。”

    唐琛好笑地瞟他一眼,“你行?等华琅何时点头同意嫁了,再说这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