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正文完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79

    到了御乾宫, 赵权刚要张口说话, 被沈绪一记暗示的眼神封了嘴儿,他再一瞧,原来是皇后娘娘睡着了。

    也是,近日为中秋宫宴, 皇后也算累着了。

    沈绪小心翼翼的拦腰将芮毓抱起来, 可刚一抱起来,她就睁开眼了。

    沈绪轻哄道:“没事, 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姑娘唔了一声,真的闭眼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觉, 直睡到了天黑。再睁眼时,只有书案那一角有微弱的烛光,想来是为了照顾床上熟睡的人, 男人连翻书的动作都是极轻的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 他放下手中的书册,抬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顺手拿起自己还冒着热气的茶盏走过去,递到芮毓嘴边:“润润嗓子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只轻抿了一口,苦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茶好苦啊。

    她整张脸都皱起来, 不悦的瞪了眼沈绪, 后者则好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闹过之后, 沈绪在她身边坐下, 熟捻的替她捏着肩。

    “以后宫宴这些事交给身边的嬷嬷来保持,你歇着。”

    芮毓没应声,只悄悄在心里摇头, 她是皇后呀,本该就是她操心的事,若是让别人办了,不好。

    芮毓睡了几个时辰,现在正是精神大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随意披了件披肩,坐在书案旁拿了本史册看。

    小姑娘做事是极其认真的,看起书来便安安静静的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绪刚开始还批改着折子,到后来便有些心猿意马,索性扔掉手中的狼毫,凑近小姑娘脖颈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芮毓被吓了一跳:“皇上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绪轻轻笑了笑,从她手中抽走书册:“阿毓身上用什么香料了,这么香?”

    芮毓脸一热,睁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:“巧阅说,是花香,玫瑰花香,好闻么?”

    沈绪压低了身子,鼻尖隐隐碰到她的脖子,芮毓身子一怔,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她耳垂微红,不是不知道皇上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闻,阿毓最香。”沈绪说着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,小姑娘一个打颤,揪住他的衣物下摆。

    她这个动作,沈绪也笑了。

    这么几个月,两个人早就默契十足,身体愈发契合,他知道小姑娘是很喜欢这种事儿的,除了第一次时哭疼,后来便上瘾了。

    啧。

    是会上瘾的。

    男人就着书案,将姑娘压在桌沿,指间灵活的挑开她的寝衣,一只手熟门熟路的探进去,轻轻一拨,肚兜轻落。

    沈绪发觉近来姑娘的身子比以往要敏感多久,稍稍挑/逗都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比如此时,她也红着眼睛,眼角湿润,压住在她胸口乱揉乱捏的手,不高兴道:“快一些呀…”

    沈绪被她这急躁的模样逗笑了,反而停下动作,故意问她:“快一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芮毓眼泪已经落下来了,哭着控诉他:“皇上坏。”

    沈绪压着她的胸腔发出笑声,怕小姑娘受凉,便将她抱去床上,又是一夜的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这一夜,窗外的月亮也是圆的。就如他的心,被填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中秋这天,宫里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这年中秋与往年都不一样,沈绪大权在握,皇后在侧,就连大臣都已经收拾的服服帖帖,不可谓不顺心。

    是以,众人发觉皇上今儿个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左之就坐在下边,他如今是没脸见皇上,也没脸对着梁家。

    他悄悄抬头看了眼,梁锲身边只有一人,就是嘉慧公主。

    他心知肚明,自己女儿只是妾,是上不得这种场面的,可明白归明白,要说不心寒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好好的姑娘家,非要去给驸马做妾。他当初是豁着张老脸求皇上,又去同梁家商议,这才随了顾玉言的心意。

    哎。

    正此时,顾玉言在梁府独守空宅。她讨厌这座宅邸,这是公主府,是公主府,而不是梁府!

    其实当初为了方便,皇上赐的府邸就在梁宅旁边,两家打通了一堵墙,便连成了一座。

    丫鬟将炖好的鸡汤放凉了些递过去:“小姐,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顾玉言扭头看着桌上那些好酒好菜,一挥手摔了丫鬟手中的碗:“吃什么,今日是月圆之夜,本该阖家团圆,我一个人,吃什么!”

    她说着,滑了两行眼泪。

    是不是她真的错了?她不该逼着梁锲哥哥娶她,不该做妾,是真不该啊……

    不是,或许她应该早早嫁给他,这样就没嘉慧什么事儿了,是她失算,失算了。

    宫宴热闹了一会儿,梁家的小丫鬟匆匆过来,低声在嘉慧耳边说了几句,嘉慧脸色一白,扯了扯梁锲的衣袖:“家里传话说顾玉言在石子路滑了一跤,见,见红了…”

    梁锲顿时怔住,嘉慧只轻轻道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