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天才一秒记住爬书网,www.pswxs.com,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,内容容易缺失,阅读体验极差,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。

    沈糯话音刚落,许氏还想拒绝,因着女儿小脸还有点白,她想女儿多在家中休息,她自己去山中采野菜,这个时节,山中的鸡油菌很是鲜美,可以采摘些回来给阿糯补补身子。

    而且许氏也担忧女儿路上遇见崔家人,被崔家人忽悠着回去把娶妻书给签了。

    许氏正想开口,院门被推开,是大伯家的沈林提着两只野鸡进来。

    沈林进了院子把野鸡递给许氏,“二叔母,这两只野鸡给阿糯补补身体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见沈糯提着竹筐,忍不住问,“阿糯这是打算去哪?”

    许氏念叨:“这孩子想去山上摘点野菜,我有点担心,想让她在家歇着。”

    沈林看了眼妹妹跃跃欲试的小脸,“二叔母别担心,我陪阿糯去山上吧,正好我也要去看看山上下的套子。”

    有沈林跟着,许氏见女儿脸色好了些,便让两人去了。

    沈糯出了门跟沈林道谢,“哥,幸好你来了,不然娘肯定不让我一人上山。”

    沈林嗯了声不在多言,陪着沈糯上了山。

    水云村背靠大山,此山名弥山,弥山连绵起伏,据说深山之中有许多猛兽,就算是很多经验老道的猎户都不敢去深山之中。

    附近几个村子亦都是靠山吃山,弥山里面有很多丰富的资源,各种野菜野果子猎物,草药,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而且这山中的野生草药也比外面种植出来的草药药性更加好。

    沈糯带的竹筐挺大,她碰见能吃的山菌和野菜都会采摘。

    沈林见妹妹眉眼弯弯,不负早晨初见她的苦闷,心里头也微微松口气。

    他就比沈糯年长两岁,还是沈家最大的孩子,自幼就领着沈糯到处玩耍,几个弟弟妹妹当中,他最疼爱的也是沈糯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采摘,沈糯遇见草药也都会采摘,沈林也是见怪不怪,阿糯小时候就经常跟着爹爹来山里采药,早就会分辨草药的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沈林下套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这会儿沈糯的竹筐里面已经采满野草山菌和草药,连着沈林带的竹筐都快装满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经是进到弥山靠里些的位置,沈林用来捕捉猎物的地儿。

    说是下套,其实就是个铁夹子,偶尔能猎到一些猎物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进,就听见铁夹子那边传来扑腾声,应该是夹到了猎物。

    沈林过去铁夹子那边,果真瞧见只傻狍子在扑腾,他取出绳索上前将狍子套好。

    取下铁夹子后,沈林见狍子腿上被铁夹子夹的伤口还很新,最多是半个时辰内这傻狍子才被夹住的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每次有妹妹跟着他或者跟着父亲去山中采药捕捉猎物,收获都会颇丰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进山还找到一片未被人采摘过的松蕈。

    松蕈又是山菌当中最为名贵的一中,味道鲜美不说,还有很大药用价值。

    好像不管作甚,有妹妹跟着,运气都能好上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自幼就是如此,沈林已经习惯。

    把猎物绑好,沈林打算带着妹妹下山,却不想忽地听见远处传来林草波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在寂静的山林中很是清晰。

    两人俱是一怔。

    沈林面色微变,他以为是碰见深山之中的猛禽。

    但此处要说深山也算不上,不该碰见猛禽的。

    那声音很轻,只是一瞬,再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沈林便以为是林中野兔,对沈糯道:“阿糯,时间不早了,我们先下山吧。”

    沈糯看向发出动静的那颗大树后,轻声说,“哥,我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应该不是林中的动物们。

    沈糯要过去瞧瞧,沈林自也跟着一道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颗大树后,两人轻着脚步过去,但林中枯叶较多,踩下去难免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等到了大树旁,两人呆住,因大树下靠坐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青年,青年束着发,但略有些凌乱,几缕发丝垂在额前,青年眉如墨画,容貌俊美,眼神却极冷,青年原是半昏迷状态,听见脚踩枯叶的声音,慢慢撩开眼皮看向沈家两兄妹。

    青年应是肩膀中过一箭,现在还在血流不止,沾染在脸颈上的血迹却是暗红色,还带着丝腥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是毒箭,射中肩膀后,毒素自然进入身体,血迹呈现很暗沉的红色。

    沈糯没法见死不救,而且她认识这青年。

    大凉朝赫赫有名的战神秦北王裴叙北。

    虽才十八九的年龄,却是让敌军闻风丧胆的狠厉人物。

    而且他不仅是战神,还是当今摄政王,朝中小皇帝只有三岁,裴叙北是小皇帝亲舅舅。

    生育小皇帝的先皇后是裴叙北的一母同胞的姐姐,先皇后生育小皇帝时难产过世。

    先帝驾崩时封秦北王为摄政王,辅佐小皇帝朝政,但朝中凶险,一个三岁孩童怎守得住这大凉江山,因此先帝还封了阁老孙女穆秀娇为县主,希望阁老也能在朝堂之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