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引狼入室(1/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谢妤茼慌了神, 脑海里甚至有短暂的空白。

    她的确没有想好该怎么去解释当下的一切,这张明信片她藏了又藏,始终舍不得丢弃。从山水别苑里搬出去的时候遗失, 她甚至还硬着头皮回去找。她甚至还设想过若是不小心被霍修廷发现会有什么后果,但她自我安慰, 当初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情侣,她会写这种话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可谢妤茼忘了, 霍修廷一直都是顶聪明的人。她反过来被他将了一军。

    原本就因为低血糖有些发颤, 这会儿她更觉得腿软。

    霍修廷顺势一把揽住谢妤茼的腰, 一双清澈漆黑的眼睛望着她:“还没吃晚饭?”

    他对她是清楚的,看她这副样子,知道她估计是低血糖的毛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谢妤茼伸手推他:“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霍修廷眼神晦暗, 压着翻涌不明的情绪: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嘴硬?”

    他干脆一把将她抱起来,往沙发上走去,“自己什么身体不清楚么?赚那几个钱还不够让你看胃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说得那么严重。”谢妤茼无奈:“我点了外卖的。”

    她在沙发上坐下,拿出手机看了眼。更无奈的是,刚才她根本还没有下单, 界面还停留在付款那页。

    霍修廷瞄了一眼她的手机, 说:“别吃外卖了,家里有什么吃的么?”

    谢妤茼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上次逛超市的时候好像是买了一些速冻的东西, 但这会儿脑子好像有点运转不灵似的。

    霍修廷低低叹了一声, 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块糖递给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 他习惯性地在自己的口袋里放上一颗糖,但他本身并不嗜甜。车上的糖则更多, 最多的是薄荷味的。今晚来到这里,他坐在车上抽了一会儿看,无意间看到放在车上的一些糖果, 随手抓了两颗放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以前谢妤茼就总是会低血糖,最严重的一次,她因为低血糖晕倒,还挂上了葡萄糖。从那以后,霍修廷就知道,吃上一颗糖多多少少能够缓解一些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谢妤茼接过糖果剥开来放入口中。甜蜜的滋味瞬间在舌尖上蔓延开来,而这颗糖恰好是西瓜口味的。

    谢妤茼还记得,有一次她和霍修廷接吻时,她的嘴里就含着一颗西瓜味的糖果。

    那次他们一起写作业,她吃着糖,霍修廷悄咪咪地凑近,在谢妤茼的唇上啄了一口。谢妤茼先是一怔,随即问霍修廷:“要吃西瓜味的水果糖吗?”

    还不等霍修廷回答,谢妤茼就贴上他的唇,用柔软粉嫩的舌尖撬开他的唇齿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西瓜口味的吻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让霍修廷念念不忘。于是他贪恋上了这种滋味,有时候接吻的时候会故意让谢妤茼吃一颗西瓜味的糖,然后他再去她的嘴里吃糖。一直到嘴里的硬糖全部融化,他们才停止接吻。幼稚又无聊的游戏,他们却玩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那个夏天是充满了西瓜硬糖的甜味,是暑气在满是繁星的夜晚里此消彼长,是霍修廷和谢妤茼相爱。

    此时,霍修廷已经起身,大步朝厨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目标明确,直接打开冰箱看了眼。

    双开门冰箱的上层保鲜里面放着几瓶一升牛奶和面包土司,除此之外还有几枚鸡蛋。中间一层空空如也。下层冷冻区放着一些冰淇淋、速冻水饺以及牛排。

    “等十五分钟,一会儿吃东西。”霍修廷朝客厅里的谢妤茼道。

    谢妤茼这会儿真没有什么力气和他争执什么,也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倦,干脆懒懒地躺在沙发上。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霍修廷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高大挺拔又居家。

    霍修廷褪去西装外套,白衬衫领口解开几颗纽扣,衣袖卷起到手肘。其实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,为了喜欢的人,会洗手作羹汤。

    稀稀疏疏的声音响起,接水、开火、烧水。

    谢妤茼有些恍惚,仿佛回到了那些年他飞来旧金山给她做饭的时候。她也很喜欢看着他做饭的模样,总会让她觉得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    锅里在煮着东西,霍修廷又打开冰箱看了眼。果然如他所料,牛奶已经过期了。

    霍修廷拧着眉将过期的牛奶全部倒入下水道,再将空盒扔在垃圾桶里。料理台是按照谢妤茼的身高打造,他只能弓着身子去洗手。

    “谢妤茼,好歹那么多年了,你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?放在冰箱里的东西又过期?”霍修廷眼神朝她扫过来,语气揶揄嘲弄。

    谢妤茼忍不住为自己辩驳:“前两天团建在忙,我又顾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请做饭阿姨吗?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谢妤茼的工作性质三餐没个准点,索性也就不请做饭阿姨。

    霍修廷没和她多说什么,转而拿出不粘锅煎了一个荷包蛋。他动作快而利落,三两下荷包蛋出锅,送到谢妤茼面前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