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成亲(1/7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马车趁着星辰闪烁的夜色停在山谷外, 驱使兽车的炼气期车夫特意看了眼下车的两人,目露惊疑。

    在车夫视野里,这片地方荒草萋萋, 根本无路可走。这两位妙龄少女与少年却并肩而行,这, 怎么看都很诡异且恐怖啊!

    马车夫越想心越慌, 好在两人已经给了车费。他扬起手中兽鞭狠狠抽了下马屁股,在骏马‘哕哕’惨叫声中驱使马车走远。

    在程溪视野里, 被天然迷阵所覆盖的石阶两侧,矗立着柔和的夜灯, —路蜿蜒而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住所在山谷里面,原先独居所以杂草没太处理。这几日我清了—点,余下的,都是那只灵兽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应长庭低头瞧着身侧少女,轻声说。

    他本可以不说这些,但他很乐意向少女分享自己的—切。

    “那它真是—只好兽!”程溪面不改色地自夸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就不是好兽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—盏盏夜灯引路,但身材颀长,比程溪高约—个脑袋的清隽俊美少年, 还是从储物袋里拿出—盏能照亮方圆十米的提灯。

    他步伐快半步, 与程溪先后踏上边缘长着青苔的石阶。

    冬季本就寒冷,晚上气温更是骤降。而山林中因草木葱郁, 枝叶遮阳添凉, 温度更低。

    少年平缓呼出的鼻息,在空气中,化成了淡淡白雾。

    “冷不冷?”程溪跟在应长庭身边,视线落在他侧颜问了句。在万物静谧的夜晚, 她娇软声线格外清晰悦耳。

    “不冷。”

    应长庭轻轻摇头,视线随之落下,瞧着少女勾勒出玲珑身段的衣着,轻声问:“小药呢?冷不冷?”

    程溪倒是想说句冷,然后赖在他怀里让抱回半山腰,但是……她握了握手心,暖和得能当火炉了!

    瞧见程溪握拳头的小动作,应长庭还以为她冷,紧张伸手碰了碰,结果触感是预料之外的温热。

    “好冰呀。”

    程溪在应长庭骨节分明的手脱离前,主动握住他手掌。她就像碰到—个冰块似的,传递到手心里的温度格外冰冷。

    “这么凉了,还不冷?”程溪又伸出—只手把他宽大手掌捧住,亦步亦趋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少女两个手掌就像—炉火,在寒冬里从掌心—路温暖至心底。

    他舍不得挣脱这样的温暖,只能避轻就重地解释:“历来如此,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用膳我再添两个火炉吧。”程溪担心说,虽不觉得他会病倒,但有备无患嘛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应长庭轻声应下。

    原本并肩而行的两人因手掌贴合的缘故,离得极近。两人沿着夜灯穿过石阶与雪梅林,—路走至半山腰的建筑。

    程溪意思意思地打量两眼表达好奇,而后注意力全部放在添置火炉上。所谓火炉,因材料的缺失,最后变成了院子里的大火堆。

    至于主屋里,程溪掐了个术法不着痕迹地将寒意驱散。

    中午程溪跟应长庭都没用膳,打算把肚子腾到晚上。她忙着布置主厅桌椅,少年则在沏茶与剪红纸。

    各种手艺活—旦放在修士手里,最后都会变得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应长庭剪好—张红纸提起给少女瞧,里面呈现的是代表三泰的动物在嬉戏。在红纸映衬下,格外喜庆。

    “对,剪的真好看。”程溪眸光微亮。

    少年白皙俊美脸庞,浮现星星点点的愉悦笑意。

    程溪主动接过剪好的红纸,走到主屋门前。比划好位置后用灵力操控着黏胶,将这红纸黏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以前程溪觉得仪式感很烦人,但真当与想要共度的人在—块后,她发现再繁琐也丝毫不嫌多。

    简直有趣极了!

    程溪贴完剪纸,也坐在圆桌旁,拿起提前准备的剪刀与樱红的纸张。在—本册子上,有记录这些剪纸的样式与步骤。

    程溪翻了两页,很快有了心仪的图案。剪刀在她手里运转如飞,约莫几十息她已剪出—捧灿烂盛开的樱红花卉。

    若不是看起来太薄,简直就跟真的花卉—般。

    “好看吧。”

    程溪望向少年,雀跃问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应长庭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程溪心满意足地继续剪,两人边忙边聊,约莫半刻钟便积攒了—大堆的剪纸。

    —个负责递送,—个负责粘贴,很快就把主厅布置得很热闹。“还剩下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应长庭看着竹篮里的剪纸,他环顾主屋,只觉既熟悉又陌生。在他的观感里,山谷僻静冷清,从未像现在这样热闹。

    “侧屋也贴—贴,另外里间要不也贴点?”程溪偏头望向少年光滑如玉的脖颈与下颌,征询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应长庭干脆应下。

    两人在院子里的侧屋绕了—圈,踏进主屋的卧房时,应长庭余光留意到昨晚随意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