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尾声(完)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“醒醒……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沐禾凝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四周已不再是一片白雪,而是在一处漆黑的山洞里。

    面前一个白净的小男孩正轻摇着她的身体,面色十分焦急忧心,想将她从昏迷中唤醒。

    “醒醒啊……快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沐禾凝的意识刚刚恢复一些,紧接着就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,腹部的抽痛让她咬紧了牙关,下/身正缓缓淌出血水。

    看见面前有人,沐禾凝意识到还有一线生机,她连忙抓住他的手,也顾不得对方只是个半大的小男孩了,苦苦哀求道:“救我……救我……我是渊政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已经让人去靖国的军营里传递消息了,你且先忍耐着些。”男孩虽小,可面上的神情却认真坚定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中有些惊讶,本以为她只是靖国的一位普通人家的夫人,没想到竟是渊政王妃……

    男孩扫了眼女子下/身不断流淌的血液,心中的不安渐渐加剧。

    看得出她腹中有孕,且现在情况很不好,若是他们军营里救援的人还没有赶到,他也救不了她的。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好痛……”沐禾凝身上又痛又冷,恍然抱紧了自己的身子。

    男孩意识到她身上的单薄瘦弱,连忙脱掉身上的外袍盖在她身上,又起身在山洞里找了木柴点燃成火,企图给她些温暖。

    可沐禾凝的脸依然一寸一寸苍白了下去,她失血过多,很难再撑下去,意识越来越混沌,眼皮也越来越重……

    “你别睡,千万别睡!”

    男孩连声叫道,他意识到她的意识正在消散,若是这么一睡下去可能就真的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好累啊……我真的没有力气了……”沐禾凝无力地喘息着:“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救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男孩心中不忍,决定让她开口说话保持清醒,突然问道:“你看看我,可还记得我是谁?”

    沐禾凝听到他的话,心中升起了些好奇,打量他一眼,却摸不着头绪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孩握着她的手道:“我是你曾经在江南救过的那个小孩啊,你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沐禾凝一愣,脑中忽然想起了什么,再次看向他的一张脸,瞬间和记忆中重合起来。

    那会儿还在江南的时候,因为初初爆发的战乱导致自家府邸门外涌来了不少难民,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小男孩,当时她看他衣衫褴褛、面黄肌瘦,还让人赏了他些吃食和衣物。

    原来是他!

    男孩看见沐禾凝眼里的光芒,就知道她是想起来了,其实他方才在雪山路上看见她倒在地上的时候,就一眼认出了她是之前那个对自己伸出过援手的人,于是奋力将她背到了附近的山洞里,又唤人去靖国的军营里报信。

    沐禾凝还是有些迷惑,问道:“那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记得他只是个流浪的难民啊,怎么会在这雪山上来。

    男孩抿了抿唇,目光垂落下去,燃烧木柴的手也顿了顿,他默然道:“我不是难民,我的真名姓容……”

    沐禾凝的眼神顿时讶然起来,容是宁国的皇姓,他是宁国皇子?!

    男孩淡淡地点了点头,他不仅是宁国的皇子,更是太子,唯一尊贵的中宫嫡子,未来的宁国皇帝。

    只是从宁国发生内乱之日起就变了,他那年迈的父皇昏庸无道,听信奸佞,沉迷于炼制长生不老的药丸,以至于身体亏空,整日昏迷。

    老皇帝身子不行了之后,楚王的动作就随之开始了,他软禁了皇宫中的所有人,只等着老皇帝一闭眼,他便立马杀入宫门,灭掉老皇帝的所有嫔妃皇嗣,一举夺得帝位。

    年幼的容濯当时也被囚禁在宫中,是他的乳母以性命相护,将他偷偷送出了皇宫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被楚王抓到,他这才伪装成流民藏匿在了靖国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出现在这里……不怕被那楚王发现吗?”沐禾凝问道。

    这雪山可是靖宁边界,对面就是宁国的军营,楚王也是驻扎在那里的,他出现在这里,很容易被楚王的耳目察觉的。

    容濯垂下来的眼神狠厉了一刻,那在瞬间显露了些他身为储君的气质,他暗暗道:“我就是要来取他狗命的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的大限将至,楚王的动作也越发肆意,容濯知道楚王如今人在边境军营,若是再不抓紧机会动手,自家的王朝就真的要拱手让人了。

    可他毕竟力量有限,对方又过于强大,他在这雪山上藏匿了许久,至今未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。

    沐禾凝看出了容濯的想法,她叹了口气,这孩子还这样小,身上就背负了这么大仇恨与责任,如何能活得轻松?

    她想起了沈叙怀,他当初在边境时,是不是也是带着这样的不甘熬下来的?

    “孩子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敌人过于强大时,不要贸然送死,等自己壮大势力后,再择时机出手。”沐禾凝由心劝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