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(正文完)(1/6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听说简轻语求见时,褚祯眼眸微动,静了许久后叹息:“朕累了,叫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黄门应了一声,便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褚祯看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,才垂下眼眸继续看奏折,然而看了许久都未曾翻页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小黄门满头汗地跑了回来,看到他后紧张地跪下:“回禀圣上,宁昌侯嫡女她、她不肯走,在宫门外跪下了,还说圣上何时答应见她,她何时起来。”

    褚祯蹙眉:“怎么做事的,叫她回去,她若不肯,就叫几个嬷嬷强行送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如今身怀六甲,奴、奴才实在不敢碰她。”小黄门忙道。若非先前见过圣上拿着碎银子发呆,他今日不必回禀,便直接将人赶走了。

    褚祯猛地站了起来:“身怀六甲?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眼看着快要生了。”小黄门紧张。

    褚祯呼吸突然急促,半晌黑着脸开口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小黄门屁滚尿流地跑了。

    褚祯独自站了许久,才面无表情地重新坐下,等简轻语进来时,他已经恢复正常,只是唇角没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民女参见圣上。”简轻语蹒跚着跪下。

    她月份大了,如今天热又穿得轻薄,隆起的肚子极为明显,刺痛了褚祯的眼睛。

    褚祯沉默许久,才淡淡开口:“民女?”

    “是,民女已同宁昌侯断绝父女关系,不再是朝臣之女,只能以民女自称。”简轻语低眉顺眼。

    褚祯勉强扯了一下唇角:“好端端的,为何断绝父女关系?”

    简轻语沉默一瞬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褚祯叹息一声,叫人给她送了张椅子来,简轻语道过谢便直接坐下了。

    如今肚子里有一个,到底比不上寻常人,跪下起身两三次,便已经耗费了她大半精力,坐下休息后脸色顿时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褚祯等她坐下,便忍不住问:“几个月了?”

    “再有几天就该生了。”简轻语回答。

    褚祯愣了愣:“所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圣上送我出城的时候,便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。”简轻语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褚祯脸一黑,猛地拍向桌子:“陆远个混蛋!”

    周围的宫人吓了一跳,倒是简轻语淡定地转移了话题:“圣上,民女能讨杯凉茶喝吗?这天儿实在热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褚祯抿了抿唇,扫了旁边的宫人一眼:“给简姑娘端碗冰镇绿豆汤来。”

    “绿豆汤就更好了。”简轻语立刻笑弯了眼。

    褚祯见状,心里那点火气也渐渐消了。

    宫人很快送了绿豆汤来,简轻语喝了一碗后,还有些意犹未尽,褚祯见状蹙眉:“殿内有冰鉴,你也喝了一大碗了,不可贪凉。”

    简轻语闻言,只好将碗放下,这才笑意盈盈地看向褚祯:“许久未见,圣上愈发精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回来,也不该见我。”褚祯眉间始终带着淡淡褶皱。

    简轻语笑了:“若不回来,又如何能看到圣上穿龙袍的威风模样?”

    听到她如自己未登基前一般寒暄,褚祯心神微动,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:“我知道你今日是为何而来,你也不必绕弯子了,陆远我是不可能放的,你……且回去好好养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好好养着,可惜我的夫君还在牢里,只要一想到他如今的处境,我便夜不能寐,又如何能养好身子,”简轻语苦涩一笑,“圣上,当真不能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褚祯沉默许久,才淡淡开口:“他犯的是大罪,要我如何放过他?”

    “可有具体的证据?”简轻语追问。

    “人证还不够?”

    “他得罪过那么多人,人人都想他死,最不可信的便是人证。”

    “简轻语,”褚祯不悦,“你在质疑朕?”

    简轻语顿时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褚祯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些重了,沉默片刻后别开脸:“你一向聪明,应该知道他的死对稳固朝局,有多大的助益。”

    简轻语垂着眼眸,静静地看着地面,褚祯看得心里一阵烦闷,片刻后深吸一口气:“若无别的事,你且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谋杀皇子,是诛九族的大罪吧。”简轻语突然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褚祯愣了愣,意识到她想说什么后,当即黑了脸。

    简轻语笑着看向他:“难怪圣上叫宁昌侯接我回去,也迟迟没有兑现赐婚的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简轻语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与他早就私定终身,如今孩子也有了,按照我朝律例,也算是结为夫妻了,”简轻语静静地与他对视,“所以圣上连我也要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褚祯突然愤怒地拂向桌案,一时间奏折笔墨都摔到了地上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简轻语吓了一跳:“我只是随便说说,圣上何故对我这个孕妇发这么大的火?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随便说说吗?!”褚祯气恼,见她面露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