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慕向南怕,他真怕。他爸娶了新媳妇,他和弟弟妹妹在他爸心里还有地位吗?

    大姑说叶老师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们好,好让吴芝兰以后不去闹他们一家五口,可是十二岁的少年还是生气,万一呢,万一他爸真走了怎么办?

    慕莲花赶忙将慕向南拉到一边,“老大,来的路上大姑是怎么跟你说的,叶老师都说了,你们不走她不走,都是做给你后奶奶看的,你可不能闹脾气。”

    叶姜知道慕向南这一上午心里揪着不好受,她怎么可能会怪孩子呢。

    “大姐别说小南,我知道他心里难受,让他发泄一下。”

    慕莲花将慕向北交到慕连城怀里,慕连城抱着儿子,心里不大好受,这么多年,他都没有好好照看这几个孩子。

    小家伙在慕连城怀里一阵别扭,扭着头去找叶姜,“妈抱……”

    叶姜鼻子一酸,可慕小西还紧抱着她大。腿呢,她把慕小西抱怀里,“小北乖啊,妈要抱妹妹,爸爸也喜欢你,你让爸爸抱会。”

    慕大姐掏出一张三寸的照片交给叶姜,“这是咱妈年轻时候的照片,咱爹死的时候还握在手心里,吴芝兰想烧了,被我给抢了下来,连城估计都记不清他。妈长什么样儿了,留给你们做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黑白的老照片上,穿着民国女学生装,梳着齐耳短发的清秀少女,靠在一棵参天古树下面,笑容恣意飞扬。

    慕连城和慕向南难怪这么俊秀,长的都像她婆婆。

    “咱妈了不起呀,解放前能上女校的都是大户人家呢。”叶姜家里就有不少这种老照片,她看出来这是在女校里拍的,她婆婆还真不是一般人,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,也不知道慕老头从哪里给人背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咱爹说,那年他出去背木头回来卖,路上遇到土匪,他慌的扔了木头躲到山沟里,可巧看到一头是血的咱妈,背回来给她瞧好了,咱妈当时身上就这一张照片,醒来除了自己的名字,啥也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那肯定是个大户人家精心教养的小姐,慕莲花还记得,小时候村子里谁家不打孩子呀,只有她这个后娘,说话总是温温柔柔,再苦再穷,过年也总会给她做一身新衣裳,还会唱好听的歌谣哄她睡觉。

    这些回忆,慕莲花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甜的,那个妈妈甩吴芝兰八条街,也不怪她爹到死的时候还念着。

    叶姜把照片夹到票簿本里,妥善的收好。

    已经检票了,慕大姐催他们上车,“走吧走吧,以后常写信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慕莲花买的都是下铺,叶姜把两个大包里吃的喝的都拿出来,去离城要坐两天一。夜的火车,她带足了干粮。

    慕向南坐在对面的床铺上,双手抱着肩膀,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风景,他第一次出远门,去他的新家。

    火车开动的那一刻,少年的心才踏实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到刚才跟他爸发火好像是错了,但是又不肯认错,谁让他们不提前说一声。

    大人总是这样,拿他当小孩子看,他都十二岁了,早不是孩子。

    叶姜抿着嘴笑,看慕向南在那别扭,“小南,去接点热水可以吗?”

    慕向南拿着水杯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在哪去接热水。”他第一次坐火车,不知道哪里能接热水。

    叶姜给俩双胞胎脱了鞋子,让他们坐床铺上玩,“让你爸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接完热水回来,也不知道慕连城跟他说了什么,少年的脸通红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慕连城看叶姜一个人被俩小的缠着累的慌,手一伸,“小北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慕小北一把抱住叶姜,头一扭,看都不看他爸一眼。

    慕小北只知道,这个给他新衣服穿,给他糖吃的漂亮妈妈,差一点点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好害怕,怕又回到那个挨打受饿的院子里,这个新妈妈,一定不能让她跑掉了。

    叶姜被逗的哈哈一笑,“慕连城,你看你混的,你儿子都不要你,赶紧接过去,刚买的肉包子还热的,拿几个出来给孩子们当午饭吃,我累死了让我躺会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就着热开水吃肉包子,叶姜刚拿起一个肉包子,还没来得及吃,就看一中年男人扶着一位大娘走进来,是她上面那床铺的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上去是个庄稼汉子,坚毅的五官被太阳晒成了古铜色,他看看卧铺里有穿着军装的军人一家,搓着手小心的请求,“大兄弟,我娘腿脚不好,跟你们换个下铺成不。”

    这有什么不成的,慕连城站起来,“小南把床铺上的东西收一下,睡上铺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。”那男人连着谢了好几声,扶着他娘睡在了床铺上。

    一聊天,才知道他是隔壁乡的,叫陆大有,这趟是带他娘去省城医院看病。

    老人家极其不乐意出门,跟对面的叶姜唠嗑,“我都七十了,说不去不去,大有偏不肯,非要带我去检查,大闺女你说,我都七十了还看啥病啊,治好了也活不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娘,您怎么能这么说,有病咱就得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